在诊疗所打工的日子 加勒比海盗未解之谜

  几年前,还是大学生的我,经过学长介绍在一所小诊所做值班的工作主要业务就是巡视一圈和接听电话,其余都是自由时间,真是很轻松的工作呀。这是一座三层建筑的诊疗所,一楼是前台,候诊室,诊查室和治疗室。二楼有办公室,会议室,食堂三层是值班室。值班室是日式房间,门是纸拉门,有一阶阶梯。说起来还是挺小的,但还要处理患者的病历啥的,还配有诊疗所的监视系统。

  值班大概的流程如下:晚上9点到达诊疗所,从里面玄关(外面玄关在7点半的时候就已经上锁了)解除监视系统的警备模式。再进去巡视一周,上三楼的值班室。值班室里也有监视系统的屏幕墙,进去后再打开监视系统的警备模式。

  监视摄像头基本遍布一楼和二楼。值班室是没有的,可以自由活动。监视管理屏幕板上有显示灯,在没有异常的时候是亮绿灯。如果摄像头感知到什么异常,灯就会变成红色。警报系统会与所长联系,这时门和窗被打开,警报响起。到达值班室后切换到警备模式,在没有电话响起的这段时间可以自由的做任何事。电话嘛,在夜里打来的几率一年能有一回没有都不好说。所以我经常都是看看电视啦,学习一下啦,做着想做的事时间就过去了。

  有一天晚上,和往常一样巡视过后进入值班室,打开警备模式,无聊中,看着电视,吃吃从便利商店买来的便当,读读书。头枕着手肘迷迷糊糊的,电视节目ブロードキャスター结束了,正在打チューボーですよ节目的广告。无意中看了一眼监视屏幕,愣住了,警报灯,变红了至今,还从来没遇到灯变成红色的状况呃?怎么了?还在思考的时候再看屏幕,红灯又变成了绿色。

  认真想想,诊疗所应该没有其他人才对啊!就算所长和医师有急诊过来,首先也应该从里面玄关把监视警报解除,直接从外部进来的话,不管是从门还是窗户,只要一打开就会报警才对。难道是出故障了?我如是想着,一般来说,如果真的是红灯亮起,所长家和监视系统是相连的,但没人给值班室来电话也太奇怪了吧。没错,肯定是故障啦!

  虽然心里这么想,但我的眼睛死死盯着监视屏幕。还好是亮着绿灯。但是就在一瞬间,我再次吓愣了,灯,又变红了这次没有熄灭,是谁,是什么东西,在诊疗所里我急急忙忙找到手机,给所长电话,一会所长接了电话。

  所长:什么事?

  我:报警灯!红灯亮起了!

  所长:真的?我这边可没有收到任何联络唷。

  我:但是,现在还亮着,刚刚也是亮了一下就熄了,但这次一直亮着!

  所长:好了,知道了,我看一下联网报警系统,你先别挂电话,我一会联络你。

  听到所长的声音稍微安心了点,但红灯还是亮着,还是觉得好恐怖大概2分钟后,所长联系我了。

  所长:联网系统已经找人确认过了,没有异常报告哦!

  我:不是吧!现在红灯可是还亮着啊,该怎么办啊?

  所长:好了,如果是故障也必须去看看什么故障,我这就过来,你等着。

  真是靠得住的所长,我真是太感谢了。红灯就这么亮着,但好像没有听到什么特别的动静,我也稍微安心了,一见到红灯就马上报告所长,还真是给人打工啊,我如是自嘲。没多久听到汽车的声音,诊疗所下面也传来脚步声。从三楼的窗户看不到外面玄关和里面玄关,再从外面玄关到里面玄关的过道望下去,看见了拿着电灯,晃着灯光的所长正向里玄关走来。我一直盯着所长,直到看不见人为止,数秒后,“噼!!!”一声响起,监视系统拔掉了电源,所长把系统警备模式解除了。

  我一心想着与所长早点汇合,拉开隔扇向走廊走去,在走廊的一瞬间,我就有种异样的感觉。一股味道,没法形容,弥漫着很重味道。即使感觉很恐怖,也要抬起头,刚刚确实看到所长往这边来了,所长一定还在一楼,我打开走廊的灯,向着楼梯走去。

  诊疗所的楼梯是各层交叉设计,从第三层就能看到第一层的最下面,一楼的灯还没打开,只能通过我刚刚打开3楼的灯光隐隐约约的照到。味道越来越浓,一楼的电灯开关在里玄关那儿。所长,怎么也不开个灯啊,快点开灯,好找到你人啊!突然这时,一楼的走廊深处传来声音。很难用文字形容,大概是“嗯! 嗯 !嗯!呜! 呜 !呜!”的样子,又像歌声的感觉。

  我确信是往我这边来了,在一楼的话,不就是所长吗?我凌乱了,全身直冒冷汗。味道更加强烈了,“呜呜呜”的声音更大了到底是什么?确实是往楼梯的方向来了。我不想看到!我不想看到!我不想看到!脑袋里明明想着快点逃命,但身体完全动不了。

  终于,那东西现身了,大概身高2米的样子,全身肉色,或者更像白色没有毛发,手脚异常的长,全身关节都在动,就像跳舞一样慢慢的在蠕动着。那东西“嗯嗯!呜呜!”的叫着,从楼梯底部开始往上爬。来我这了!快逃!快逃!这样想着,但身体动不了。

  那东西在爬到一楼到二楼楼梯一半的时候,在值班室放着的我的手机响了。我心想“糟了!”那东西一瞬间停了下来,之后,体内全身的关节动起来向我这边滚来。我们对视了,看到它那浑浊的眼珠在转动着。它张着大口,歪着嘴“哔呃!!!哔呃!!!”的叫着。看到它诡异的笑着。接下来,它看着我,开始大步的跨上楼梯,我像弹了起来一样跳起来,但是逃到哪里去啊。总算飞奔到了值班室,拉上门,挂上锁。

  不一会儿从楼梯那边传来“呜呜 呜呜”的声音,臭味开始变得强烈来了!来了!来了!我边哭边死死的拉住门,神经错乱了“呜!呜!呜!”终于,他来到了拉门外“咚”有什么东西趴在了门上。我,通过纸拉门清清楚楚看到那东西光溜溜的头“咚!”这次在我的腰部,碰到了那东西的膝部“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死命的叫起来,哭喊起来。这时,突然冲击停了,“呜! 呜!”的声音也没了。

  我死盯着拉门,往后退,直到靠到墙壁,这边有扇窗。没有了冲撞,声音也没了,但我确信那东西还在门后那臭味,比起以前都更加强烈了。我想着,那东西是打算接下来把门撞破,我盯着拉门,反手把身后的窗户打开。

  “啪!”

  在门被撞破的同时,我从窗户跳了下来,在从窗户落下了的瞬间,我的鼻尖碰到了那东西歪着的大口。等清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在医院了,我的双手双脚骨折,头部也有裂痕,真是在鬼门关走了一趟。

  在家人都为我庆幸的时候,我注意到了负责我的护士态度挺奇怪的,怎么说呢。好像总是很害怕的看着我。在好了一些后我转院的时候,我问了这个护士那个护士说:

  “你,明明在还有伤在身的日子里。一到深夜,就睁开眼,张大嘴,很快乐的唱歌似的,“呜 !呜! 呜!”的哼着...”

  相关阅读:

  你见过200斤以上的逆天颜值大美女

  为什么《暴走大事件》越做越差,是

  穿军装最美的十大女明星都有谁?

  《新闻联播》那些“退役”的主播们

  明星们都有哪些尴尬的瞬间?

  50年代的女星谁最漂亮?

  成龙究竟知道什么黑幕?

  赵本山捧红的那些人如今都混得如何

  窦唯的现状究竟如何?真的像媒体报

  梁宏达现在在干什么?